父母守护着的,是我们追求的年少轻狂。

在厕所马桶上玩着俄罗斯方块,顺便等着大便自己爬出来的当儿,空空的脑袋突然想起2010年和朋友一起从初中附近,一路骑脚踏车到西海岸。我想,也该好好记录一下这件往事了。

我和两个朋友(以下简称玲和云)约好了下午在玲的家楼下碰面。我们各自一辆脚踏车,无视新加坡法律地在人行道上骑着。越过了 Jurong Town Hall Road 的小 “山坡”,经过蓄水池,终于在晚餐时间抵达西海岸熟食中心。应该是吃了那里著名的海鲜和罗惹(Rojak)吧…说真的我已经记不起我们那天吃了些什么了。

下一站便是西海岸公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那时没有Google Maps的我们,靠着我在家里找到的一本厚重新加坡地图前往目的地。黑色的海水与闪着微光的船只欢迎着我们。吹了吹名叫“自由”的海风,聊了些我已经忘得一干二净的话题。

肚子有点饿了的我们,想着要骑到公园里的麦当劳吃宵夜,这时我突然发现我脚踏车的后轮竟然爆了胎。幸好玲的脚踏车能载人,不然当时的我应该会挖破钱包搭德士回家了。

我们在麦当劳逗留至近半夜,把爆了轮胎的脚踏车停靠在公园的一个亭子里并锁上。之后是到玲的家还是云的家过夜,我也忘了。

那么,我那爆了轮胎的脚踏车怎么办呢?依稀记得隔天回到家跟我妈说了一声(她听到我把脚踏车骑到西海岸公园后吓了一跳),洗完澡就昏头大睡去了。几天后,我在家门外看见了那辆脚踏车,轮胎也换成新的了。

父母守护着的,是我们追求的年少轻狂。

(如今,玲和云依然是脸书上的朋友。此生,也许可能大概就仅此而已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