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你日记里的我]

词/曲:PinkOlifant

你习惯记录生活 想回忆的有太多
会否有那天的彩虹 还有望着你的我?

在你日记的我 会在哪个角落?
角落是否会有 你笔尖溢出的温柔?

在你日记的我 曾多快乐你不懂
何时会再碰头 我想对你说说

我也开始记录生活 每天回忆昨日的我
不褪色是你的笑容 轻轻支撑着我

在你日记的我 会在哪个角落?
角落是否会有 你笔尖溢出的温柔?

在你日记的我 曾多幸福你不懂
何时会再碰头 我想对你说说

何时会再碰头 亲口对你说说

发言

不希望思绪被困在“必须说话”的恐惧里,也不希望自己是为了发声而说话。

不知不觉,在其他人深谋远虑的交谈中,脑细胞陷入了思考别人的思考模式。沉沦。沉默。

回神后,时间已到。

三个小时没说过一句话的事实被身旁的伙伴大声地提及。

一个讲座的目的是让参与者自由发言,而不是被逼发言。

为了让自己安心而发言,那只是敷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