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言

不希望思绪被困在“必须说话”的恐惧里,也不希望自己是为了发声而说话。

不知不觉,在其他人深谋远虑的交谈中,脑细胞陷入了思考别人的思考模式。沉沦。沉默。

回神后,时间已到。

三个小时没说过一句话的事实被身旁的伙伴大声地提及。

一个讲座的目的是让参与者自由发言,而不是被逼发言。

为了让自己安心而发言,那只是敷衍。